【P芬】子在川上曰,我是你爸爸。3-4

1-2

一个月不见的更新!因为1和2都没有小标题突然觉得还是带点儿小标题好了就补了两个小标题,其余没改。

😒😒😒😒😒😒😒😒😒😒😒
😒😒😒😒😒😒😒😒😒😒😒
😒😒😒😒😒😒😒😒😒😒😒
😒😒😒😒😒😒😒😒😒😒😒
😒😒😒😒😒打码😒😒😒😒
😒😒😒😒😒方阵😒😒😒😒
😒😒😒😒😒😒😒😒😒😒😒
😒😒😒😒😒😒😒😒😒😒😒
😒😒😒😒🌝😒😒😒😒😒😒
😒😒😒😒😒😒😒😒😒😒😒
😒😒😒😒😒😒😒😒😒😒😒



3. 给战斗种族当爹就是刺激

“芬达,不是我说,你这爹当得不咋样啊。”例行来当保姆的Oldyellow如是说。


把Pi领回来的第二天早晨(其实已经接近中午了)起来芬达一醒来一摸身边儿发现空空的,摸摸被窝里昨晚小孩子睡的那半边凉得跟从没有人躺过一样,芬达马上就方了。到处找了很久,还特意检查了他为了维护研究成果随手设置的大小魔法陷阱,里面都没有吞噬过任何生物的迹象。

“皮???小皮?????”芬达满屋乱窜,连他饲养的那笼子试验用火鼠都一个个检查了一下有没有一个特别粉的以防孩子是被12留下的那些迷之收藏变成了动物。

最后他没辙又害怕,赶紧用魔镜网络联系了老黄。

而老黄刚赶过来就看见芬达那座小房子的屋顶上骑坐着一个粉头发的小孩子,小院门口一堆围观群众正在热情地仰头边看边讨论。

“夭寿啊!这什么情况?”“这是小芬达的私生子吗??不会吧???我不能接受(晕倒”“芬达是不是虐童啊?”“哎你别说这小孩咋这么镇定。”“是的厚,不哭不叫的,是不是自己爬上去。”

“都散了吧散了吧,这是芬达失散多年素未谋面没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儿子哈!小孩子锻炼身体呢都各回各家吧。”老黄赶紧走过去疏散八卦人群。

一个紫色大波浪的美女姐姐看了他一眼笑着说:“老黄又来啦,这小孩不会是你和芬达的吧。”

“哪儿能呢!”老黄呵呵了一句,浮空到屋顶上想把小Pi抱下来。

结果小Pi看都不看他一眼。

紫头发的美女姐姐看他无功而返,又笑了一声说:“看来孩子还真不是你的。”

Oldyellow叔叔心里苦,Oldyellow叔叔去找芬达说。

以及,老黄始终没想起这个一副熟人姿态向他搭话的美女姐姐是何许人也。

当芬达得知小Pi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屋顶上,马上跑出去看。他心想这战斗民族就是厉害,可能有什么特别的晨练技巧,看着小孩子非常屌炸天地完好无损地坐在那里,芬达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那老黄你去把我儿子抱下来呗?”芬达的浮空术只能用来飘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大火球,用在他自己身上顶多能有个长发乱舞特效。

“呵呵你还知道是你儿子,我刚试了,他不理我。”

“卧槽不是吧,是不是表情太狰狞吓着人家了,讲真有时候你飞起来的时候表情是有点变态。”

Oldyellow心里苦,Oldyellow不说。

“皮!你还好吗!”芬达喊道。

屋顶上的小孩淡定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点点头。

“那让你熟熟把你抱下来啊?”

Pi没有回答,只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直接跳了下来。这个举动过于突然,就算芬达(和老黄)都想用魔法帮他缓冲或者直接过去接住他,也无济于事。

所幸战斗种族就是战斗种族,在芬达还没尖叫出声的时候Pi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尽管发出一声闷响(大地母亲的闷哼),但小孩子看上去毫发无损。还非常矫健地走过来抱住了芬达的大腿。

芬达:(#ºД゚) 

老黄:( °言°)

Pi:(눈_눈)

回过神来芬达已经被Pi拽着走回了房间,老黄在厨房里做饭。(当Pi拽着芬达走进屋的时候老黄也颤巍巍地跟在后面,结果差点被迎面关上的门板砸到鼻子,他感觉这个小孩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你真没有哪里痛吗?”芬达难以置信地摸摸Pi的头顶问道。

Pi只是无声摇头。

“你能听懂我说话不?”

“不痛。”Pi回答。

这尼玛……真是捡到宝了!也太好养了天哪!!战斗种族就是牛逼!!!芬达对此非常满意,想想那三颗钻已经换成了很多很多很多的金币躺在自己的银行金库里,就更开心了。

太感谢你了啊老黄,对兄弟真没的说。芬达一脸感动地看着厨房里任劳任怨的背影。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小Pi皱了皱眉头。


4. 当我收养孩子的时候我到底收养了什么

Pi真的很让人省心,太让人省心了。

尽管他刚来芬达家的第一夜就爬到了屋顶上,然后因为不晓得怎么爬回来而选择等到第二天一早直接跳下去。

但过了几天小孩可能发现搂着他爸睡觉更有安全感,也就不再继续爬墙大业,养成了每天晚上十二点一定要抱着芬达开始睡觉的习惯。

芬达则是被(他儿子)迫养成这个每天晚上十二点开始睡觉的习惯的。

他是什么人,一个无业游民啊不魔研人员,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那种,每天醉心魔法研究,时不时被魔法反噬一下,一不留神出个大成果能卖不少钱的。以前没有固定工资,为了不坐吃山空芬达都会接一些比较正常的活,比如调制治疗魔药,设置魔法陷阱还有替城里的少女们配个香水什么的。现在三钻入手每个月还有政府给的养娃特定补贴,最主要的是这个娃不费心也不费钱,芬达立马放飞自我投身他喜欢的事业,研究研究上古魔法战的黑魔法和红魔法啊,试着调出能让人成为陆上最强的药水啊,把火线鼠变成转角龙之类的。

那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芬达正坐着空凳(实际上是在修行浮空术,现在比之前好了些,能上升至0.45米了)翻一本厚厚的古籍,看得他头晕眼花的,冷不丁觉得背后有道灼热的视线。

芬达缓缓转了个圈,发现实验室的门开了个小缝,小Pi站在走廊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高光的红色双瞳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鬼畜。

“怎么了?”芬达问。

“………………睡觉。”Pi回答。

大概因为年龄以及语言问题,Pi似乎还不是很会讲芬达他们的语言,只会说一些词和短句。

“哦哦,来来来我领你去卧室。”芬达解除浮空术,跑出实验室拉起Pi的小手往楼上走。

12留给芬达的这栋小房子结构十分诡异,加上地下室一共四层,地上一二层被芬达打通改建成实验室,厨房,还有一个临时躺会儿室。地上三层才是真正的休息区域。加上客房总共有12个卧室,谁让他家人多呢。别问12大大是怎么弄的,也别问Mike大大在空间魔法的造诣有多高。

所以上了第三层就会有一条从小房子外观完全看不出的长长的走廊,芬达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因为Pi不肯一个人睡,所以现在是芬达和Pi共同的房间。

芬达以为Pi是不敢自己走过这条漆黑的长廊,所以带着火球把Pi送回房间躺到床上,刚准备走发现自己的手被拽住了。

“睡觉。”Pi说。

“嗯……你睡呀~晚安~”芬达眨眨眼,挥挥另一只没有被拽着的手。

“…………你也睡。”半晌Pi才憋出这么三个字。

“……?????”芬达想想第一晚的情形,是让我继续陪他的节奏吗,感情这孩子胆儿就这么小??这么小还敢半夜爬屋顶……

以及芬达再次发现战斗种族五岁小孩如果强行拽着他他是挥不开的这件事。

于是洗澡睡觉。

Pi还特喜欢钻他怀里抱着他睡,芬达对此是没在care的。毕竟孩子这么小还是战争孤儿,我应该做个体贴的爸爸。我会在他睡熟之后再悄悄下楼进行我的事业。

诶嘿。芬达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特别慈父的慈父。

结果他每天都比Pi先睡着。


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被小Pi(带着)睡了21天之后,芬达的生物钟竟然完全健康了起来。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养个孩子,生活容易走上正轨。”老黄一边做饭一边说。

芬达在实验室里毫无诚意地应了一句。而小Pi则站在一张小椅子上全神贯注地看着Oldyellow做饭。

这个月老黄来得没以前那么频繁,来的时候芬达家也没那么一片狼藉了。没那么多烂摊子给他收拾,老黄竟然觉得只是来做做饭真的很轻松。

呸呸,我特么又不是专门给他做饭的!Oldyellow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真是太他喵的危险了。不过说回来是该有个人给芬达做饭啊,至少能和他互相帮衬下……难道继介绍了个便宜儿子之后我还得给他找个妹子……?

“老黄。”小Pi的声音唤回了Oldyellow乱飞的脑洞。

这是小Pi第一次和老黄讲话,虽然没叫叔叔,但Oldyellow叔叔十分感动,不禁温柔地回答道:“怎么了小Pi?”

Pi没说话,指了指牛奶炖菜的锅。

“哎呀妈呀糊了糊了!!!!!”

评论(7)
热度(22)

© 泯灭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