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男】冻住了 怎么办

蛋沐



迷之电波系(。)作者有病!

战战那个滤镜有感

和摔倒了 怎么起来是一个世界线。

可以当做就是一个奇葩的房子里这边住了五个那边住了五个反正没比赛什么事儿了- -

有一丢丢光凡暗示。

有一丢丢frozen梗。
🐰🐱🐰🐱🐰🐱🐰🐱🐰🐱🐰🐱🐰🐱🐰🐱🐰🐱🐰🐱🐰🐱🐰🐱🐰🐱🐰🐱🐰🐱🐰🐱🐰🐱🐰🐱🐰🐱🐰🐱🐰🐱🐰🐱🐰🐱🐰🐱🐰🐱🐰🐱🐰🐱🐰🐱🐰🐱🐰🐱🐰🐱🐰🐱🐰🐱🐰🐱🐰🐱🐰🐱🐰🐱🐰🐱🐰🐱🐰🐱🐰🐱🐰🐱🐰🐱🐰🐱🐰🐱🐰🐱🐰🐱🐰🐱🐰🐱🐰🐱🐰🐱🐰🐱🐰🐱🐰🐱🐰🐱🐰🐱🐰🐱🐰🐱🐰🐱🐰🐱🐰🐱🐰🐱🐰🐱🐰🐱🐰🐱🐰🐱🐰🐱🐰🐱🐰🐱🐰🐱🐰🐱🐰🐱🐰🐱🐰🐱🐰🐱🐰🐱🐰🐱🐰🐱🐰🐱🐰🐱🐰🐱🐰🐱🐰🐱🐰🐱🐰🐱🐰🐱🐰🐱🐰🐱🐰🐱🐰🐱🐰🐱🐰🐱🐰🐱🐰🐱🐰🐱🐰🐱🐰🐱🐰🐱🐰🐱🐰🐱🐰🐱🐰🐱🐰🐱


肖战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可以冻人。
字面意义上的,不是讲个冷笑话也不是摆个冷漠脸那种,就是把人冻住,冻得四肢僵硬,冻出一头一脸的冰渣渣。

第一个中招的却不是红宿舍的boy,是赵磊。
他俩就洗漱的时候从厕所的迷之镂空里打了个招呼,赵磊说这个辣条你帮子凡给光光呗。
肖战说好的呀,伸手去接。
大概是辣条比较扁,导致他俩的指尖接触了一下。

赵磊,扑街。

看到赵磊一瞬间白了头(是霜冻)地摔在了地上,冷静如肖战也吓了一跳。

我的妈呀,什么情况?!

好在肖战刚回过神来赵磊就自己站起来了,说是一瞬间觉得特别的冷,可能昨天睡太晚了。然后特别镇定而且稍显僵硬地甩甩头上的霜花,腿不打弯儿地走回寝室去了。

第二个中招的是夏之光。
肖战走回寝室想把辣条赶紧拿给该拥有它的人,于是伸手摸了下夏之光的头顶柔声说你媳妇儿给你的零食放床头啦。
而我们红队舞担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按理说,肖战这句话咯不管是媳妇儿还是零食都能让他炸一炸吧。

肖战一想不对,赶紧掀被子。果不其然夏之光和赵磊一样一脑袋霜冻,眼睛瞪老大但是动不了。
他和肖战大眼瞪大眼长达三十秒,这时间是比赵磊那会儿长不少,然后才颤巍巍地说。
谢谢你啊战战。
又过了几秒钟,他缓缓坐起来,缓缓地伸手去拿那包辣条。

卧槽,这什么情况。
肖战大惑不解。
遂伸手拍了拍起床对镜弄头发的彭楚粤的发型。

然后并没有迎来粤式白眼或者一句审磨东溪!

彭楚粤冻住了。连粤式白眼都出不来了!

肖战,英俊难挡的25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Elsa.实力懵逼中。


仔细想想elsa有点太娘了,重来一波。


肖战,英俊难挡的25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冬日战战.实力懵逼中。


肖战甩手指挥白澍和陈泽西把僵住的彭楚粤搬床上放着,自己拽把椅子坐在角落里思考该怎么办。

当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当中时,红队剩余人惊悚地发现以肖战为中心的地面和墙都出现了霜化现象。




当韩沐伯被夏之光强行带到红队寝室门口的时候,感到了一股难以抵挡的寒意。寝室的门紧紧关着,上面已经结了冰花。

彭楚粤,白澍,陈泽西和刚刚跑回来的夏之光都裹着毯子站在走廊,一脸期待地看着韩沐伯。

韩沐伯表示懵逼。

红队派出白澍解释来龙去脉。

韩沐伯推门,冷飕飕的推不动。韩沐伯拍门。

“战战!”

“你别进来。”肖战回答,他已经可以从掌心变出雪花了。

“我进不来门冻上了。”

“哦。”

“内个..呃...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 man?”

“go away hanmeimei!”*

红队四人忽然觉得他们有点多余,加上气温越来越低,他们决定集体去白队那半边避寒。走前一人给了韩沐伯一个加油你可以的的眼神。

韩沐伯不知所措地拽了拽自己的黑色大棉袄,内心也是挺着急的。

我CP(正直意味)突然变异了能自助玩儿雪了我却不知道世界观是迪士尼是梦工厂是漫威还是DC…………?

总不会是雪孩子吧,这不吉利啊。

“战战你……你自己冷不?”

“我不冷。”



肖战内心五味杂陈,感觉这事儿实在是太奇葩了,上次摔倒站不起来也就算了,这次严重多了。一个艺术生的奇qi思miao妙nao想dong让他越想越怕,这样下去别说日常生活,他根本连和人正常接触都办不到。现在更严重了,连非人的东西都开始结冻。肖战俨然就是处在一个冰雹龙卷的风眼,以他为中心,谁碰谁倒霉。

注孤生啊!

凭什么!我根本不是单身狗啊?!肖战想着,就听见了韩沐伯拍门的声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肖战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事儿韩沐伯一来肯定能消停,但随着冻化的加重,这恐怕不是靠CP拉一把就能解决了。更何况半小时前指尖接触能把神力少年赵磊放倒,现在他一不小心就把韩沐伯冻出个好歹可怎么办。

唉,这难道就是剪刀手爱德华的心境吗。文艺少年肖战如是想。

他挥手冻上门,拒绝接触韩沐伯,整个人沉浸在了一种微妙的忧桑中。

虽然肖战没有注意到当他听到韩沐伯的声音时,周遭的霜花曾一度减淡。



肖战闻到一股火锅的味道。

“战战!火锅!不吃吗!”门外又传来韩沐伯的声音。

……Hello?火锅是怎样啊?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肖战打开了门。

不,不是因为火锅。他得告诉韩沐伯,局面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控制了。(普通火锅也不行)



当门打开的时候韩沐伯感觉一股非常用力的风夹雪迎头拍来,紧接这是面如寒霜的肖战。头发已经白了。

稳住,沐伯,现在不是播放love is a open door的时候。

“木木,我不能害了你。”肖战在距离韩沐伯一米的地方停下,尽管地面上快速蔓延的冰花儿非常诚实地涌了过去。

“战战……你别激动。”

“我不激动。”

“哪儿不激动了,你都自带风雪特效了,来,吃个火锅冷静一下。”

韩沐伯说着扭头看了眼餐桌,傻了。半分钟前还冒泡泡的火锅已经变成了冰锅。

肖战的风雪特效更强烈了。

“木木你赶紧走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韩沐伯只懵逼了零点五秒钟,由于上次摔倒事件给了他一种谜样的自信,他还是顶着风雪向肖战走去。

但是,因为肖战的冰雪特效,地上已经结了一层冰,虽然肖战本人并不受影响,但韩沐伯的运动鞋带着它们的主人迎来了神仙也拦不住的脚下一滑。



风平浪静的厨房。

“之后嘞?”伍嘉成问。

“他摔我身上了,我好了。”肖战面无表情。

“噫!我不信!老谷你也不信对不对!”伍嘉成实力凑数。

“不信。”谷嘉诚头也没抬,坐在他cp边上玩儿手机。

“爱信不信╭(╯^╰)╮”肖战专注于锅里的汤,闻起来非常完美。他拿出保温桶开始盛汤。

汤是给韩沐伯的,力挽狂澜之后他感冒了。


室内温25,室外温20,阳光和煦,鸟语花香,这是一个还不错的春日。

至于那天的突发激冻事件到底是怎么收尾的,两位当事人到底是怎么摔在了一起,摔成了啥姿势,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不要试图从他们发红的耳朵尖儿去揣测!不要这么肤浅!


评论(9)
热度(40)

© 泯灭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